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中心>校长推文 > 静心悦读 让我们好好重温陶行知的那些教学智慧吧 附:名师是怎样炼成的,与青年教师谈教改

静心悦读 让我们好好重温陶行知的那些教学智慧吧 附:名师是怎样炼成的,与青年教师谈教改

更新时间 :2016年12月20日 浏览次数 :118 【编辑录入:夏尔冬】

摘要:

01

 

有时候我们需要向历史要智慧,通过重温历史的某个片段或观点发现新的方向。比如,历久弥新的教育教学改革,每一代人都在试图谋变,却可能要重复那些恒久不变的常识。

 

今天,我们来重温一下陶行知当年倡导的教学主张,先从一个喂鸡吃米的故事开始。

 

有一次,陶行知应邀到武汉大学演讲。他走向讲台,并没有直接开始演讲,而是不慌不忙地从箱子里拿出一只大公鸡。台下的听众很好奇,不知道陶行知到底要干什么。陶行知又掏出一把米放在桌子上,然后按住公鸡的头,强迫它吃,可是大公鸡只叫不吃。

 

怎么才能让公鸡吃米呢?陶行知又掰开公鸡的嘴,把米硬往鸡的嘴里塞。大公鸡拼命挣扎,还是不肯吃。接下来,陶行知轻轻地松开手,把鸡放在桌子上,自己后退几步,大公鸡自己就开始吃起米来。

 

这时,陶行知开始演讲:“我认为,教育就像喂鸡一样。先生强迫学生去学习,把知识硬灌给学生,学生是不情愿学的。即使学也是食而不化,过不了多久,学生还是会把知识还给先生的。但是,如果让学生自由地学习,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效果一定好得多!”台下一时间掌声雷动,为陶行知富有创意的开场白叫好。

 

 

02

 

 

这个有趣而形象的故事充满深刻的教学隐喻,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教育、理解教学。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从教师的灌输式教学走向学生的自主学习,很重要的一点是教师要学会放手、善于放手。在课堂上,放手是一种爱,爱学生就要给学生自由,而非以爱的名义控制和灌输。

 

陶行知借这个故事不只是隐喻学会放手,还意在批判当时的教学灌输现象之严重。如今,几十年过去了,这样的现象又有多少改观呢?

 

让我们共同从这个故事的隐喻出发,学会像陶行知一样“轻轻地松开手”,如此,正如鸡可以自由地吃米一样,学生也会主动投入到学习中来。

 

 

03

 

 

每个人天生都有充分的主动性和能动性,教师要做的就是放手,将自己真正定位为协助者和支持者,给学生更多的机会去思考、去探究。

 

学习终究是一件高度私人化的事件,没有人可以包办另一个人的学习,无论教师为学生提供多么有营养的食物,“吃”的事情最终要由学生自己完成。

 

有人说,课堂应该是充满机会的地方,那么这个机会首先应该是练习“自主”的机会。课堂教学绝不是一厢情愿的喂养,而是给学生自主选择、自主学习的机会。

 

 

04

 

 

陶行知的教学理念不仅体现在故事中,他还提出过许多具体的教学主张。在教学上,他极力主张“教学做合一”,甚至将“教学做合一”5个字作为晓庄学校的校训。他生怕有人将教学做割裂理解,所以就此做过专题演讲,阐明“教学做”是一件事,而非三件事。在做中教才是真教,在做中学才是真学,做是学的中心,也是教的中心。

 

在我眼中,陶行知是那个时代“最课改”的人。1927年,他曾阐述过“为教而学”的理念,让学生做“小先生”,“以教人者教己”。循着陶行知的这一理念,让学生成为教者,以教者的方式倒逼学、促进学,更有利于深度学习的发生。

 

陶行知的这些主张,既是理念也是方法。说出来,讲给别人听,是学生的一项关键能力,也是课堂的生长素。好的课堂应该让表达生根,让学生变成学习结果的输出者,因为输出是比输入更重要的学习方法。

 

 

05

 

 

可是,在当下的教育环境中,教师过度讲授实在是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所以,让学生做“小先生”讲给别人听,请首先从教师学会闭嘴开始。教师善于停止自己的讲授,学生才有机会张嘴。而闭嘴何尝不是一种勇气、一种智慧呢?难怪有人说,“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学会说话,却要用更长的时间学会闭嘴”。

 

过去我们常说,凡是学生会的可以不讲,那是不是意味着,学生不会的就可以多讲呢?其实未必。学生不会的教师也可以少讲,因为这样可以给那些不会的学生更多表达、发声的机会。让学生从倾听者、接受者,走向表达者、讲授者,一定会遇见最美的课堂风景。

 

从“为学而学”走向“为教而学”,意味着理念的一次跃升,而“为教而学”这样的理念让今天的教育人感到汗颜,因为在实践领域我们落实得还远远不够。

 

回到如火如荼的课堂改革现场,真实的课堂样态可谓参差多样。无论新理念、新技术更新多么频繁,不要遗忘了历史,遗忘了过去的时代高度。从那个既定的高度出发,我们一定能找到更精准的课堂坐标。---中国教师报

 

名师是怎样炼成的:与青年教师谈教改


      教学名师的成功方式。

名师通俗地说就是出了名的老师,即在社会上有一定的知名度并得到同行认可的教师。一个教师出名,常见的路径有:他培养了出色的、获各种奖励的学生;他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突出业绩;开展有效的教学改革;收获了有创新意义的科研成果。有老师连续三届(6年)指导学生参加省大学生课外科技学术作品挑战杯竞赛获一等奖、特等奖;有二级学院院长带领本院的团队做国家和省的教学、科研项目,翻译、出版了多套国外教育理论丛书,改变了学院的科研落后状态、成为了省的先进单位;有学科带头人带领本学院的教学、科研团队,申报了国家重大课题,使本校的中文、化学、小教等专业成为国家级特色专业建设点;这几个二级学院院长因业绩突出都被评为南粤优秀教师或省市级的劳动模范。值得一说的两个特聘教师:乐教授十几年来,5次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丢番图方程”的科研成果获广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丢番图方程”和他的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了。李教授是本校第一个在两年的努力中同时获得省级“双奖”(省社科奖和省教学奖)的教师。还可以提到政史系的杰出校友梁老师,他在学生考试、公开赛课、教学改革、科学研究4个方面同时取得突破,40岁便成为省首批正高级高级教师,省首批教学名师工作室主持人,成为“百千万工程”中国家级学科带头人。梁老师的材料证明,各个层次、各个类型的教师都能获得成功,都能成长为教学名师。

教师名师的成长要素。

教学名师的成长有5个必需的要素:

职业理想是名师成长的动力要素。崇高的事业心、强烈的敬业精神是名师的师魂。据调查,有77%的人认为一个教师的敬业精神、人格魅力比他的专业知识更重要。魏书生认为“粉笔生涯”有5大乐趣:双倍收获的劳动,既收获学生的成绩和发展,又收获感情和心意;可以出科研成果;可以保持青春和童心;教师的工作关乎着国家的未来;长期的教师职业已经训练出了适应性,成为人群中素质最高的人。教书育人的过程充满了一种人生难得的快乐。我看亚运会的游泳比赛,解说员说了一个对我们的职业工作有类比作用的比喻:像马拉松式的15000米的自由泳决赛,运动员游到最后不是一种竭尽全力、气喘得要进入休克了,而是在人身体的生理节奏下出现了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运动员一旦比到最后他进入了“舒服”的状态,那谁都超越不了他了。这好比说:有了真正的职业理想,才会有真正的快乐过程,才会体验到教师的职业美。

先进理念是名师成长的关键要素。一切先进的教育改革都是从新的教育观念中生长出来。丁钢教授的讲学实际上是从国际视野、从高新技术视野来看待今天的教师教育,提出了很多让我们耳目一新的新观念:生本教育论、成功素质教育论、研究性学习和合作学习论、终身学习论等。他提出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就是创新,就是超越。先进的教育理念才会使自己正在建设的一门课程能跻身于“精品课程”和“教学成果”的评选。这个关键要素,使我在“新写作”、“新阅读”的教改和科研中感到走对了路。

知识结构是名师成长的基本要素。一个名师的知识结构比一般人要齐全、合理、饱满:第一层次叫“条件性知识”,占到了名师全部知识的50%。它包括教育学、心理学、学科教学论等知识。第二层次叫本体性知识,即大学所学、所教的专业知识,占24%。第三层次叫扩展性知识,即所学、所教的学科以外的广博的文化知识,它要养育一个名师较高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占到16%。第四层次叫实践性知识。即方法论知识、计算机知识、网络知识(知道自己动手到哪里去找自己所需要的知识)。很多老师都曾这样发问:你想搞这个专业的教学与研究,你把本专业的基本典籍读完了没有?中山大学中文系的老教师说:“不到50岁不要写书。”实际上说的也是要掌握基本的内核(第一、二层)知识和基本的外围知识(第三、四层次),时间到了后(50岁时)才能动手写学术专著。这就叫克服“学术浮躁”啊。

能力素质是名师成长的核心要素。名师在“德育能力”、“科研能力”、“教学能力”、“协作能力”比一般人强。苏步青教授说:“我教的学生可以超过我”。实际上是说苏老的四种能力比别人强,才出现这样的一种教书育人的境界。

环境氛围是名师成长的外部要素。名师的成长与环境氛围有很大关系。大的社会环境好;中的学校环境的宽松、舒畅;小的是自己抗击逆境、改造逆境的自我环境。好的环境和差的环境都能培养出名师。湛师这个环境其实也能让人成长和成才。“她”曾经有过像小刘老师这样的28岁的副教授;有过像江、王、葛等老师这样的35岁的正教授。曾经在这里工作过单老师将是20年后中国的文化大师(大家可以拭目以待)。他在湛师时,每天晚上都要读一段英文原版书,目的是不让自己的英语能力退化。

教学名师的培养路径。

自我发展意识。有自知之明,对自己的优势、劣势;长处、短处有清醒的认识。对自己有个准确的判断,主观和客观能够统一,知己知彼,有正确的自我发展意识。

专业发展规划。苹果的总裁说:人的一生要找到自己的最爱。为了这个最爱,可以付出代价。几十年如一日做一件自己最爱的事,就叫“生活聚焦原则”。本校曾有4个青年老师非常有才气,1980年代时他们叫“雷师四小虎”。1990年前后他们先后离开了学校各自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我有时突发奇想:如果他们继续坚持教书育人,继续当着这个老师的话,今天他们很可能就是本校的名师和校领导。

实施行动策略。首先是选题,然后是研究,最后是表达和推广。我想对自己这二十几年来走过的路做一个解剖,成功的也好,失败的也好,都与大家做一个分享:

我调来雷师时是一个32岁的青年助教,来校后才萌发了一个搞微型小说理论研究的想法。1980年代的微型小说虽然开始繁荣,但它仍然是个体制外的文体,当时的领导不太重视我搞这个研究。大家都没有估计到经过20年的发展,微型小说的市场化、产业化已使“她”成为体制内的文体了——国家社科基金首次给微型小说研究立项;国家鲁迅文学奖评选修改了评奖条例,微型小说可以参评鲁迅文学奖了。但20年前我们就看不到这个前景,那时在大学里做微型小说研究、研发微型小说课程的全国就只有5个人(南师大的凌教授,华师大的诸教授、广技师的吕教授、宜宾师专的梁教授、雷州师专的我)正因为这个选题做的人少,前景又不清楚,所以今天看来,这个科研选题就具备了丁教授说的:“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就能超越,就能填补空白,就具有创新的基础和前景。”

确立了选题后,从1988年开始我就把做课题研究的方式放进课程研发这个环节上。我研发了一门专科的选修课《微型小说创作研究》,并把若干成果引进主干课《基础写作》里改造为中文专业的基础课。课程研发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写“课堂讲稿”(教学),一是写“科研论文”。这两件事实际上变成师专学校的“教学科研”的特征:我教什么就研究什么,我研究什么就教什么。这和研究性大学的老师的教学与科研是“两张皮”截然不同。

我和别人有些不同的地方是,对精心写作的讲稿和论文做了一种“经营”:把讲稿和论文变成了3000字左右一篇篇的连载文章,先后在15家海内外的刊物连载。文章因为经过了连载,我又把它改造为专著和教材;文章因为经过了连载,结果有的文章被人大复印资料转载 ,有的被翻译成日文、英文在海外发表,有的又被很多后来搞微型小说理论研究新秀引用(甚至有的还是抄袭)。根据传播学的观点,一个记者、作家知名度的形成就是各种媒体的连载。

当课堂讲稿变成了一篇篇连载的文章、一本本教材和专著后,就拥有了参与各种评审、评比的材料了。评精品课程、评教学成果尽管有波折,但最后都做成了。而精品课程、教学成果评上以后,反过来又有破格晋升职称、评综合奖、优秀奖的材料了。这个时候,晋升职称、考核评优都成了我教学、科研工作的副产物,成为了我体验当教师的快乐,做教学工作的愉悦的重要环节。

而这些副产物促使我有了对课程再研发的动力。一个名师和专家的成功不是一枝独秀,真正的名师和专家应该是有一个好的工作团队,如果他调离了、退休了而他的学术生命和教改事业仍在继续的话,那这才是真正的专家和名师。所以,我今天还在开这门20多年前开的课,但这里的课程已不是我自己再发什么论文、出什么书,而是我的学生发论文、出著作了。学生学到本领后在现代职场上提高了核心竞争力。

上述5个阶段的动作,它的起点就是课程研发,就是写讲稿,就是带着创新的意识去备课。一个教师的成长最终就是回到他的“备课”上,回到他认真的“阅读与写作”上。这就是当一名教师的基本功和基本规范。当然这个过程绝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经历了很多次的失败,现在仍然在经历着、体验着失败——我连续报了4次教学成果奖,4年一次,共用了16年,前三次都失败了;我报了二次社科奖,三次国家级精品课程,全失败了。尽管有失败,但我仍然在部分的成功中,体验到了教学和科研的快乐,收获了一种当教师的成就感。

上一篇 这些心理学实验,影响了儿童教育一百年(推荐给家长、老师)
下一篇 这才是教育的最高境界,看完深受震撼